好运彩3走势图200期|好运彩3开奖走势图表
開網前的話 領導題詞 顧問與編委名單

老同志回憶錄

匡互生和“五四”運動 2019-04-12

趙海洲 趙文健
 
  編者按:《匡互生和"五四"運動》一文摘編自《匡互生傳》有關章節。匡互生是中國科學院原上海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女研究員匡達人的父親。今年是"五四"運動100周年,特發此文以致紀念。隨著時間的推移,五四精神早已伴隨著新中國的成長壯大而進入新的時代。新的時代賦予五四精神以"解放思想,與時俱進,開拓創新,勇于奉獻"的新生命力。我們必須以此為動力,抓住機遇,勇于改革,破除一切阻礙社會進步的因素,為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而努力奮斗。
 
  對峙在東交民巷
 
  1919年5月4日,是個永遠難以忘卻的日子。
 
  清晨,東方一片魚肚白,匡互生一路跑步趕到西城大覺胡同10號愉園,喊開了鐵門。開門的正是北京工業專科學校"五四"運動領導人夏秀峰。夏秀峰字明鋼。他一見來人是匡互生,伸手將他朝內拖,輕輕地說:"里面講,里面講。"
 
  "這么早?!"夏秀峰以為出了問題,滿臉驚訝。
 
  "一夜未睡,我已到了北京大學,找了許徳珩。第二站到你這里,還要到其他學校聯絡。"匡互生聲音嘶亞。
 
  "五七游行示威嗎?"夏秀峰說。
 
  "不!現在情況有變化,提前在今天下午一點鐘就游行。"接著匡互生將昨晚北高師工學會全體會員大會的決議,一五一十地講述了一遍。匡互生一口氣說下去,弄得夏秀峰無插話的機會,只是瞪著眼,直直地注視著匡互生的神色--由激昂到憤怒的變化。
 
  "無論到哪一個賣國賊的家里去,就在哪里動手。"臨走時,匡互生叮囑道。
 
  大風夾著黃砂,在灰濛濛的古城上空翻滾著,隱約中不時傳來幾聲沉悶的雷聲。
 
  下年一點多鐘,天安門廣場上,北京高等師范學校的橫幅出現了,北京工業專科學校的橫幅出現了,北京大學的橫幅也出現了……縱眼望去,數不清的小白旗在飄揚,旗上寫的盡是:
 
  "取消二十一條不平等條約!"
 
  "堅決反對在巴黎和會上簽字!"
 
  "嚴懲賣國賊曹汝霖、章宗祥、陸宗輿!"
 
  "……"
 
  廣場上,人群如潮,旗幟如海。
 
  大會主席、北大學生段錫朋宣布開會。
 
  "鳴呼國民!我最親愛、最敬佩、最有血性之同胞!我等含冤受辱、忍痛被垢于日本人之密約危條,以及朝夕企禱之山東問題,青島歸還問題,今日已由五國共管,降而為中日直接交涉之提議矣……"
 
  北大學生雄辯會編輯長和《新潮》文學雜志的主筆傅斯年,被推舉為游行總指揮。他本來是一個文弱書生,昨晚他們新潮社成員和一些激進同學在校園里開了一個會,商議到深夜,精力耗損念到這里,喉頭發癢,咳了幾聲,喝了一口水,又繼續宣讀下去:
 
  "大日本,虎狼也,既能以一紙之空文竊掠我二十一條之權利,則我與之交涉……"
 
  喉頭又隱隱地作癢,他停頓了一下。會場響起嘰嘰喳喳的議論聲。
 
  "文縐縐的,又啰嗦。"桌旁的匡互生心里升起一種說不清的情緒,但目睹會場不安的情緒在滋長,人群中有點騷動,他急中生智,帶頭高喊口號:"廢除不平等條約!""懲治賣國賊!"才把會場的騷動穩住。傅斯年喝了水,強打起精神繼續宣讀:
 
  "我同胞有不忍于奴隸牛馬之痛苦,極欲奔救之者乎?則開國民大會,露天演講,通電堅持,為今日之要著,至有甘心賣國,肆意通奸者,則最后之對付,手槍炸彈是賴矣!危機已發,幸共圖之!"
 
  "結尾痛快!"匡互生的情緒來了,帶頭伸出雙手,和許德珩等人拍起手掌。會場立即響起了一片掌聲,表示通過。接著又宣布了游行的紀律與路線,散發了傳單,游行便開始了。
 
  段錫朋、傅斯年、許德珩和易克嶷等人,舉著北京大學的橫幅校旗走在最前面,緊接著就是由匡互生、楊明軒等人率領的北京高等師范學校的隊伍和其他各高等學校的隊伍,三四千學生魚貫而行。無數晃動的小白旗,激動人心的口號,伴隨著巨龍般的隊伍直奔東交民巷使館區。
 
  昨天夜晚,步兵統領李長泰和北京警察總監吳炳湘就接到了上峰的密令;今天一清早,他們就各自帶著大批軍警,趕到天安門廣場來了,在陽光下熬了大半天。當他們看到學生隊伍集會的時候,走上前去干涉道:
 
  "同學們,學習為重,快快返校,千萬不要被奸人所利用!"
 
  義憤填膺的學生,哪里肯聽他們的話,有的反駁幾句:"如今國難當頭,你們還阻撓我們的愛國行動,良心何在?"氣得李長泰干著急,眼睜睜地瞧著學生們開大會,朗讀宣言,高呼口號,進行游行。
 
  吳炳湘心里明白:眾怒難犯,一看群情憤怒,就讓軍警閃開條道路,讓學生們通過。一邊跟隨學生游行隊伍,沿途監視;一邊急忙調兵遣將,加強對東交民巷使館區的警衛。
 
  東交民巷的西口,游行隊伍停住了。
 
  會講英語的羅家倫等四名學生作為代表,找西口的美國大使館交涉。美國使館工作人員接受了學生們的宣言和意見書,同意學生隊伍通過,匡互生等人才松了口氣;可是羅家倫等代表前往其他使館交涉時,遭到了拒絕,特別是日本使館的人員,態度更是粗暴,這一下激起了數千名血性青年的憤怒。
 
  這時,北洋軍政府增派來的一些軍警,同各國的巡捕,以及日本公使館增派的一支警衛部隊,架上機槍,封鎖了東交民巷。面對著手無寸鐵的學生游行隊伍,他們殺氣騰騰地厲聲吆喝:
 
  "禁止從使館區通過!"
 
  "我們隊伍退出巷口,繞道到其他主要大街去游行一下,散發散發傳單,就各自回校去!"
 
  游行總指揮長傅斯年在日頭下,已是精疲力竭,老師胡適之離京前夕對他和段錫朋等人的叮囑,言猶在耳。胡適老師說:"隨機應變,適可而止。"
 
  "后退、繞道,這是示弱,這是投降!"作了赴死準備的秘密行動小組骨干匡互生挺身而出。他高聲說道:"經過這么多天的發動好不容易才組織這樣一支隊伍,現在才剛剛游行,就在敵人的阻擋面前退卻!這不是有意地向敵人投降?!"
 
  秘密行動小組成員羅章龍、易克嶷也支持匡互生的意見,反對傅斯年的主張。
 
  "我們的宣言已經發出,我們的意見書也已被美國使館接納,我們游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段錫朋怎能忘記老師胡適之的叮囑。提高嗓門,把最后一句說得重,拖得長。
 
  "不!游行的目的遠遠沒有達到!"羅章龍頂回段錫朋的話語。
 
  "敵人的槍口和利刀對著我們的胸膛,你能--?"傅斯年講話有氣無力。
 
  "我們也要沖過去!"易克嶷拍著胸膛。
 
  "要沖、要闖,我走前頭,你怕什么?"匡互生指著傅斯年的鼻子說。
 
  學生領袖們爭論不休,誰也不讓誰。北洋政府軍警和日本土兵的氣焰更加囂張,黑黝黝的槍口對著學生隊伍。如果失去控制一場混亂,流血的局面將會發生
 
  "到趙家樓找曹汝霖去!"
 
  鄧中夏、瞿秋白出現了,他倆提出一個行動計劃。
 
  身負游行總指揮長重任的傅斯年卻猶豫了:這么多人涌到曹宅,難以控制,捅出什么紕漏,怎么辦?轉念一想,到趙家樓,總比在這里的風險要小。如今,形勢已發展如此,也由不得自己了。他咬咬牙,小白旗一揮:"到趙家樓去!"帶領北大的隊伍,繞開東交民巷,向北朝崇文門內大街走去。
 
  匡互生按下心頭怒火,扛著北京高等師范學校的校旗,率領北高師數百名同學,追上北京大學的隊伍。
 
  長長的游行隊伍,閃動一色的小白旗,懷著不同的心情呼著口號。轉了個彎,由崇文門內大街,轉上東長安街,又進入米市大街,像一道江水涌向趙家樓胡同。
 
  火燒趙家樓
 
  學生隊伍浩浩蕩蕩地來到曹汝霖公館的前面,人群忽地停步不前。
 
  曹宅分東西兩院,東院棱角高聳,乃西式樓房的建筑物;西院雕梁朱柱,為中式平房。兩院之間有著一個獸環大門。
 
  匡互生抬頭一瞧,兩扇紅漆大門關得緊緊的,好像一個緊閉的巨大獸口,陰森森地等待著獵物。前面游行的人群在門口停住,后面的人群繼續往門口涌來,本來是一條狹小的趙家樓胡同,這時已是擠得水泄不通。
 
  胡同中,北京大學郭欽光,本來身患肺炎,這時他與巡警發生爭執、扭打,摔傷了,疲憊地躺在地上呻吟。傅斯年眼看難以控制局面,把領隊的事宜托付給段錫朋,自己帶著一些同學,悄無聲息地搶著護理郭欽光回北京大學去了。
 
  "曹汝霖你快開門!"
 
  大門仍是緊閉。
 
  "打倒賣國賊曹汝霖!"圍擠在曹宅大門前面的學生們一邊大喊大罵,一邊將白旗往圍墻內丟。隊伍開始騷動,有人悄悄地離開隊伍。這時,預備犧牲的秘密行動小組骨干匡互生,瞧在眼里,又急又氣,豈肯就此罷休。他瞧了瞧曹宅,霍地輕身一跳,伸手攀住宅墻上的一個窗口。地上的同學熊夢飛馬上聳起雙肩頂住匡互生的雙腳。匡互生武功高強,輕功硬功都有功底,"乒乓!"他擊碎窗欞上的玻璃,接著,他扭開窗柵上的鋼筋,縮身一蹬,鈷進了窗口,又是縱身一跳,好像一片秋葉輕輕落在曹宅墻內的地上。
 
  "呼!"接著陳藎民從窗口跳進了曹宅。"嗵,嗵…"蔡鎮瀛、楊晦、易克嶷,一個一個的爬進窗口,跳進了曹宅。
 
  匡互生的同學俞勁,是"五四"運動親身參與者,后來他對當時匡互生第一個跳入曹宅是這樣寫的:
 
  兩公館大門緊閉……突然有領隊某君(指匡互生--作者注)(參加五四前夕秘密會會員之ー,湖南人,高師數理部學生,曾習武,臂力過人),他奮不顧身,縱步跳上右邊小窗戶……迅速而機警的把大門開了,于是大隊學生蜂擁而入。……放火的人,也是那位跳窗戶開大門的某君。(錄自1962年出版的《五四運動回憶錄》中俞勁《火燒趙家樓的會議》)。
 
  "冤有頭,債有主。我們是來找曹汝霖的,與你們弟兄無關。他是一個賣國賊,勾結日本,出賣國家。我們今天是來清算這筆賬的,希望你們不要介入。"
 
  匡互生站在地坪上,面對宅內十幾個全副武裝的衛兵,激昂地說了一番愛國的道理。這些衛兵,已被外面的口號聲所震懾,這時又被跳進來的同學們的勇猛而驚得目瞪口呆,繼而被匡互生的話語所感動,一個個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取下刺刀,退出子彈,讓陸續跳進去的五個同學把那緊閉重鎖的后門打開。
 
  后門敞開了,學生們如潮水般一擁而入。人多,無人指揮,也無法指揮。有人往東院,有人往西院,各自行動。
 
  "曹賊,你躲到地獄,也得把你扒出來!"
 
  匡互生憋著一肚子火,游行奔走了半天,使館區被阻擋,到曹宅又見不到曹賊。他一邊尋,一邊氣,竟闖進了曹汝霖小妾李佩秋的繡房里。李佩秋和曹汝霖的父親已被衛兵護送走了,房子空無人。空氣里浮動著女人的脂粉氣,直嗆匡互生的鼻子;那些金碗玉瓶的擺設,那錦帳緞被的光彩,撩得匡互生眼花目眩。霎時,他心中不由地升起一股無名怒火,便從衣袋里掏出一小瓶汽油,潑在李佩秋的綃帳上;又掏出火柴,正要擦燃的時刻,他的手被扭住了:"放火,是犯法的!"匡互生回頭一看,是大會主席段錫朋。
 
  段錫朋大聲吆喝:"放火,我負不了責任!
 
  匡互生兩眼圓睜:"誰要你負責?你也負不了責!"他把自己的手從段錫朋的手里抽出來,嚓的一聲,火苗燒著帳子,漸漸地蔓延。
 
  匡互生在西院點燃曹宅第一把火的同時,東院的學生們又是如何?請讓我們引用"五四"運動七年后(1925年)匡互生寫的回憶錄《"五四"運動紀實》中的一段紀實:
 
  在曹宅西院火光初現的時候……忽然東院房間的木桶里走出一個身著西裝面像日人的人,被一個同學趕上前去用根旗桿劈頭一擊,那人便倒身在地佯作身死……而一時"曹汝霖已經被大家打死了"的喊聲就傳遍了內外,膽怯的學生就乘機回校避禍去了。但是一些熱烈的學生卻爭先恐后的去看那被打死的人,以證實當時的傳言是假是真;哪里知道那佯作身死的人已乘機逃到外面一間皮蛋店里去躲藏好了。后來卻被另一批搜尋曹、章的人……搜尋出來……問他是什么人,他總是絕對不作聲,大家耐不過,就用那手中的小旗桿向著他的面孔上亂打橫敲,而那些手中沒有武器的學生,就只得權借皮蛋作武器,向被打的人的頭上打中了幾十百把個皮蛋……哪里知道他正是那一個向日本政府親遞那封有"欣然承諾"四字的換文的駐日公使、新回中國的章宗祥!
 
  這場火燒趙家樓的偉大的歷史劇是怎樣暫時告一段落的,仍讓我引用匡互生在這篇回憶錄中的一段話:
 
  到了這個時候,已經五點三刻了,尚在看熱鬧的學生委實有幾十百把個人了,而那些攻打曹宅用力過多的人,這時多半也已經精疲力竭地回校休息去了。正當大隊學生已繼續散去的時候,趙家樓一帶已開到了好幾排軍隊,于是那些起初對學生很"客氣"的警察也膽大起來,并且也都板起面孔,吹起警笛開始協同軍隊捕人了。
 
  此后幾日,幾千名學生的示威游行,很快就轉化成了全國范圍的罷課、罷市。匡互生給趙家樓曹宅點起的一把火,點燃了中國學生愛國運動的火炬。"五四",也就成了中國近代史上一個永遠輝煌的日子,開始了中國人民民主革命的道路。(摘自趙海洲和趙文健著《匡互生傳》(上海書店出版社,2001年))。
 

老同志回憶錄:匡互生和“五四”運動1、

 

  有關鏈接:
 
  匡互生何許人?
 
  鐘叔河在《匡互生傳》的代序中寫道:請允許我從北師大的校史資料中,摘錄幾位先生的回憶。
 
  周予同先生回憶:"五月四日上午,各校代表開會,提出'外爭主權,內除國賊'的口號,當時匡互生最起勁。大家相約準備犧牲,我和互生都寫了遺書。午后,隊伍往天安門前集合,經總統府、外交部,一路高呼口號,直奔趙家樓曹汝霖家(傳說曹、章、陸三賣國賊在此開會)。曹宅大門緊閉,旁只一小窗,鑲有玻璃。互生一拳把玻璃打碎,手上滿染著鮮紅的血,就從這小窗很困難也極危險地爬進去,將大門打開,于是群眾蜂擁而入。我們找不到賣國賊,便要燒他們陰謀作惡的巢穴,互生拿出火柴,我們把臥室里的帳子拉下,放起火來。"
 
  云剛先生回憶:"匡互生1919年北京高師畢業,回長沙任第一師范教務主任。當時毛澤東在一師附小當主事。匡互生參加了毛澤東創辦的新民學會,他們又一起組織了文化書社。匡互生想請毛澤東到一師任教,但那時有規定,到一師教書的,必須是大學畢業生。毛澤東沒進過大學,怎么辦,匡互生就在規定中加一條,附小的主事可到師范任教。于是,一師畢業的毛澤東,破例擔任了一師的國文教師。"
 
  朱光潛先生回憶:"匡互生任春暉中學教務主任,他和無政府主義者有些來往,特別維護教育的民主自由。春暉的校長是國民黨中央委員。匡互生建議改革,要讓學生有發言權,要實行男女同校,被校長拒絕,互生憤而辭職。我跟他采用同樣態度,一批學生挽留不住,跟我們一同跑到上海。教師中周為群、劉薰宇、豐子愷、夏丐尊等也轉到上海,原在上海的朋友胡愈之、周予同、劉大白、夏衍、章錫琛也陸續參加,創辦了立達學園。學園有教育自由的思想和作風,軍閥統治下傳播了新鮮空氣。"
 
  葉圣陶先生回憶了"ー二八"事件后,立達學園損失巨大,匡互生為了籌款,"不但是足無停趾,簡直是饑不得食,渴不得飲。這時寶慶家中來電報,說他父親病故。他帶眷奔喪回籍,只一個星期,把喪事匆匆辦完,便單身趕回,忙著把學園附設農場產的雞蛋運出,賣得錢買學生食物和雞的飼料。不料這時又來個電報,報告他母親逝世了,于是他又第二次奔喪。家中連遭大故,學校又受了重大打擊,大家以為即使是匡先生,也難免會灰心。但匡先生仍然匆匆辦了喪事,又單身趕回來了。"
 
  巴金先生回憶:"學園七月恢復,互生年底就因腸癌進了醫院。記得匡互生他起初不肯就醫,把病給耽誤了。他是這樣一個人,不愿在自己身上多花一文錢。他為學校籌款,一天在馬路上被撞倒,給送到醫院診治。醫生要他每天喝點白蘭地,他去喝了一杯,花去八角錢。他說:'我哪有錢吃這樣貴的東西,錢是學校需要的。'以后他就不再喝了。我有位姓伍的朋友,到他友人林的住處去,剛巧法國巡捕因共產黨嫌疑來逮捕林的朋友鄭,把三個人都捉去了。我們拿不出錢行賄,有個朋友提出匡互生,說他認識在法租界工部局有影響的李石曾。我們就去找他,他一口答應去找李作保。一天大清早,有人叩我的房門,原來是互生。他進了房,從公文包中掏出李石曾寫的信,看到信中只寫兩個名字,便說:'這對姓鄭的不利,我把信拿去再找李石曾改一下'。第二天一大早,他又把改好的信送來。不用說,被捕的人都保釋出來了。朋友伍今天還在北京工作,他一定沒有忘記五十多年前這件事。"

好运彩3走势图200期 开设网站赚钱 捕鱼来了热度怎么交易 ol圈怎么赚钱吗 棋牌官方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人工计划软件免费 AG开心农场开奖查询 冰球突破怎么玩容易赢 三明股票配资 pk10大小计划软件下载 后三包胆玩法